•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免费成人影院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5 06:45:56

免费成人影院

本文从生态演化、艺术教育和城乡商业三个视角叙述和呈现了三种乡建形态,并结合目前艺术和社会实践中一些具体案例加以讨论,提出在“城乡中国”的当下,艺术乡建在其中的方位及其作为综合体发展的结构和可能性。

2018年,“美丽乡村”示范村——上海市罗泾镇花红村开展的“边跑边艺术”项目,图为活动节上小孩与艺术家合作扎稻草人

内容摘要:本文从生态演化、艺术教育和城乡商业三个视角叙述和呈现了三种乡建形态,并结合目前艺术和社会实践中一些具体案例加以讨论,提出在“城乡中国”的当下,艺术乡建在其中的方位及其作为综合体发展的结构和可能性

关键词:乡建?城乡互动?生态演化?艺术乡建?商业乡建  艺术乡建并不是近年来才出现的,只是后来用了“艺术乡建”这个词对这一现象加以概括,因为一些艺术家偶然促使有些乡村甚至是未开发的区域成为旅游产业地

比如,四川九寨沟是当年摄影师牟航远因摄影涉足此地而发现成像,然后得到重视而开发出来的

安徽西递村也是这样,应天齐制作了一套版画,又做成了邮票发行,西递村之后便成为旅游点

前者依靠自然生态的独特性;后者则依托于徽派建筑的人文价值

临近的宏村更善于经营,后来居上,旅游产业超过了西递村,这些我们都可以视为艺术家带动旅游业的案例

当然,这不意味所有地方都可以创造这种机会

现在我们的艺术乡建都在谈论乡村大地艺术节,日本的越后妻有被频频举例,但我们普遍忽略了一个更大的艺术概念:“物”自身便足以成为艺术

江西婺源的油菜花景观本身就是大地艺术,相比之下,越后妻有的大地艺术作品都是小艺术了

现在要明白的是,并非只有艺术家做的作品才叫艺术,其他用各种方法生成的视觉符号就不是

当然,谈论乡建要复杂得多

在城乡一体化和乡村城市化的过程中,我们的城市原来都是乡村,现在都变成了城镇,这与20世纪40年代费孝通的《乡土中国》所呈现的状况已经完全不同

如今城乡居住人口比例已经完全改变,乡村空心化反而成了一个问题,以至于乡村消失与保护变成了讨论的焦点,近年来的艺术乡建也是有关此问题的一种讨论

乡村地产开发改口为“艺术地产”,地产资本给了土地但不见艺术,工商资本进入乡村,促成乡村社会与工商资本利益共同体的发展,当然也会形成它们之间的冲突

所以,如果从艺术、生活与旅游产业的角度来说,乡建是包括了上述各种因素的复杂问题,特别是在“城乡中国”的当下,艺术乡建将以一种综合性的思考去实践,就像现在新美术馆学的运营那样,也需要很多产业思考和实践

  我们需要有一些横向比较研究,在此我以三个案例来说明乡建、艺术乡建与城乡互动中的几种理论视角:  一、生态演化的乡建  按照生态演化理论来讲,不合适的乡村可以让它消失,即不是什么乡村都值得保留,特别是农业还没工业化的乡村

当然,这种理论容易被误解为翻版的进化论,但如果我们用科学态度去衡量的话,乡村往城镇转移对当地人来说肯定意味着一种希望

所以,上海交通大学保加利亚中心在保加利亚设办事处,就是农业研究的跨国合作在保加利亚进行调研

一支学生团队组成的“全球挑战计划项目”以建筑与空间、文化与艺术、生态与地理、产业与经济4个小组对保加利亚的15个乡村做了全面调研,调研内容包括水、土、气、植被等等,同时利用无人机进行航拍,做了很多数据分析,然后以艺术与科学相结合的方式筹备“中国—中东欧16+1可持续性生态设计创新联盟”,形成了综合乡村产业、文化和艺术等一系列因素的判断方法,从生态艺术角度比较了中国的乡建

一个乡村是保留还是消失,当然以这个乡村能否可持续发展为前提

保加利亚的很多产业资源和文化资源具有唯一性、典型性和代表性,保加利亚是玫瑰之邦,高级香水的精油大都来自保加利亚,保加利亚也号称是“上帝的后花园”,因为它地形多变、环境多变,孕育了多样化的农业产品

这就是保加利亚乡村的特殊性,如果要进行乡村建设,其已具备生态演化的条件

  二、艺术教育的乡建  2010年后,一些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活动与乡村联系在一起,有到乡村自娱自乐的文青式聚会,有拿乡村符号作艺术卖点的,在这样的现场中,我用展览的方式做了“许村计划”,这个计划有乡村教育的内容

乡建的思想遗产会成为我现在思考乡建的出发点,假设乡村同样需要城市中具有当代美术馆属性的公共教育的话,许村乡建就有了新的生长可能性

从我2011年的展题“许村计划:渠岩的社会实践”中可以看出,我对选择什么样的艺术乡建是有标准的

“许村计划”代表着一个艺术家身份的转换,他是艺术家但同时也是社会实践者,我们能借此从文化乡村的角度思考艺术家如何介入的问题

这就是我策划“许村计划”展览的出发点,集中于渠岩在许村当地的行为,从自己捡垃圾开始,到村民们一起捡垃圾,再到将当地废弃的摄影棚改造成许村广场建筑体,使许村有了干净的公共空间和内部生活起居方式上的城市化启发

“许村计划”起初是艺术家的个体行为,然后带动村民,又与当地政府在行政管理上互动

其活动经费一部分来源于社会赞助,还有一些西方艺术家获得了基金会的资助来到许村,志愿者也越来越多地加入进来,这些志愿者包括国内高校在读的学生,还有海外留学的学生

许村在山西太行山的一个古村落,不像长三角的乡村那么富裕,它需要各种社会力量

其实,如果是一个公益项目,资助和志愿者团队会随着工作的展开而发展,当然这需要政策支持和找到适合该乡村的理念

而艺术家自发形成的乡建活动要发挥艺术家的特长,艺术乡建就是从这样的层面上展开的,它依然是一个值得分析的话题

只有将艺术乡建社会化、公共化,才能称其为乡建

尽管艺术家的乡建很难直接带动乡村产业发展,更多情况下是通过活动吸引旅游人群,从而推动当地经济发展

但乡村教育同样是乡建的重要部分,而且由于当代理论发生了变化,艺术家的乡建本身也能作为艺术作品,志愿行为也是艺术作品,乡建行为与艺术创作连接了起来

如我所说:“每个人持续地做一次义工,这就是艺术!”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艺术的公共教育传统可以成为它的源头

我从“上戏现象”中熊佛西的“乡村戏剧”联系到当时晏阳初的乡村教育实践,这种教育到了当下的当代美术馆化之后,其影响范围要大得多,因为有了当代艺术的各种可能性,也就有了公共教育的各种可能性

通过许村国际乡村艺术节带动许村艺术助学活动就是一种实践,助学内容除了绘画、英文外,还有钢琴

无论是西方的,还是中国本土的艺术家,都乐意在许村驻留期间兼做艺术助学,这不但让当地村民孩子接触了艺术课程,还让他们了解到了当代的教学方法,这是民主教育方法在乡村的传播

村民小孩非常愉快地在鼓励式教学中获得了各种各样的学习成果

之后艺术家在乡村活动的例子越来越多,但如果仅仅是艺术家在乡村展示作品而引来一时游客,那还不能称为艺术乡建中的公共教育

  三、城乡商业的乡建  还有一种乡建形式是在乡村引入城市的商业资本,这样的商业资本主要指产业结构中的“三产”在乡村的发展

但对乡村而言,当地经济与城市商业资本如果没有得到平衡管理,乡村利益就会被城市商业资本掠夺

中国的乡村发展很不平衡,沿海与内地乡村完全不同,平原地带与山区又情况各异

许村是山西太行山的古村落,其经济状况当然没法与长三角比,这不但造成乡建内容的不同,也会因地理位置而形成不同的乡建方法

比如与山西许村相比,上海罗泾镇的花红村作为一个“美丽乡村”示范村,有“千里稻田、千里蟹塘”之称,也是长江入海口,宝钢水库和湿地生态源所在地

这里的乡建方向就是保护这个无污染生态区

无论是丰收日的捉蟹活动,还是每年一届的美丽乡村徒步赛,都围绕着它所处的地理位置而展开

特别是2018年开始的“边跑边艺术”项目,即将艺术家的创作与“罗泾美丽乡村徒步赛”结合在一起,组成一个艺术公共教育活动节,也是为了通过这样的活动节邀请艺术家驻留罗泾花红村进行创作

所以,这样的创作都带有对罗泾当地的考察,艺术家们感悟于当地的环境而留下带有区域思考性的作品,它不是用大规模打造乡村艺术园的方式进行的,而是每做一次活动就增加一些新作品,用逐步积累的方式形成一个乡村艺术区域

当然,罗泾除了美丽乡村徒步赛之外,还可以做不同的市民赛事,使乡建成为以市民活动为基础的乡建

有了城市市民的活动,就会有当地“三产”的成长,这是它地处上海的特征,可以带动城乡间的商业发展

这样,罗泾可以在自身已有的农业经济基础之上,在城市与乡村之间互动,形成城市新需求(如城市人口所需的食品、原材料和资源)和乡村新供给(如教育、医疗、技术、文化等各类服务直接或者间接到乡村)

工商资本在乡村的“三产”经济模式可以避免村民主体被产业巨头所替代,使工商资本只发挥辅助和前期引导作用,再通过乡村主体发展乡村经济,从而让村民获得市场地位

从这样的综合角度来说,这种乡建本身就带有经济、社会、文化综合体建设的性质,而艺术乡建也可以在这样的乡村综合体中探寻发展可能

  用艺术和艺术产业带动乡村经济主要是从“三产”的产业结构寻找切入点的,这种经济效益肯定无法和产业巨头所从事的乡村产业相比,但它可以保障乡村产业的安全

从这个角度来说,像罗泾这样处于上海北大门的生态乡村产业,如果将艺术文化和旅游产业整合起来,并作为一个乡建内容推进的话,对生态乡村的维护和生态乡村产业的发展是有益的

当然,前提是这个乡村本身具备上海这个密集型城市中人员流通、活动的可能性

所以,这种城乡商业的艺术乡建不只是将原有资源产业化,而是通过各种文化创意活动吸引城市的人到乡村流动

虽然上海近年兴起了不少美术馆等艺术机构,但居住在上海的艺术家比例很小,从这一点来说,认为上海是中国艺术中心的看法是不恰当的

如果在上海的艺术家数量不多,那只能称为展览中心而不能称为艺术中心

巴黎、纽约、伦敦、柏林这样的世界艺术中心都是因聚集大量艺术家而形成的,但在上海这样一个消费过高的城市,青年艺术家很难生存下来,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利用振兴乡村,同时又振兴艺术圈的双向互动的乡建

如果从上海生态乡村的角度来看,由艺术产业而来的人流和消费最合适乡村“三产”的发展,它既能引进商业资本,又由于艺术这个中介让它与资本之间保持了距离,不会压过农民的利益,而且使这个区域充满了文化创新的气息

又由于乡村的低成本入驻条件,容易吸纳艺术家加入,形成艺术家聚集地,不但能解决上海艺术家数量少的问题,而且能从艺术生产的角度给上海带来无限可能性,也使乡村文化生活朝有利于“城乡中国”互动经济产业结构的方向发展

王南溟 艺术家、批评家、策展人(本文原载《美术观察》2019年第1期)本文内容版权归本刊所有,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美术观察》杂志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国家级艺术类核心期刊如需转载合作请联系微信号QQ号:526891471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