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猫色444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22 16:11:12

猫色444

情之一字,最是误我。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倘若,这生死是假的呢?

端午和清明一样,都是我顶顶讨厌的日子

哦,我叫小青,一条修炼一千三百多年的青蛇,我还有个姐姐,我喜欢叫她素贞

本来一到五月,地气上升,人间就像个蒸笼,把我们折磨得五内俱焚

而现在距离南宋孝宗淳熙年间又过了八百多年,我早已不是道行浅薄的小妖,也熬得过苦夏了

况现在我懒懒倚在美人靠上,空调丝丝吹着冷风

我只是,怕忆起往事,只因回忆比相思更苦,雄黄酒怎比得这百般滋味摧心摧肝

我仿佛觉得,我认识两个许仙,一个是清明的许仙,一个是端午的许仙

我亲自剪了的八十四骨紫竹伞,是他在西湖边撑的那把伞,是素贞非要借的那一把,也是他说风雨不改都准来拿的那一把

淡烟急雨,伞尚能用,人却不是允诺一生一世待你好的那个了

我恼恨被一个男人骗,恼恨什么都比我懂的素贞也被一个男人骗

素贞哪里知道,不,她一直知道,只是假装忘了

她拼命盗灵芝救回来的那个,早就与另一个女人暗通曲款

可恨的是,那个女人还是我

他也许爱素贞,也许爱小青,不过更爱丝言织密语,将两个蛇化的幼稚女人网于手心,左右逢源好不快活

素贞说,做人有什么的难的,不过挺身而出罢了

匍匐弯曲的素贞挺身了,许仙竟不肯,他不肯,挺身在法海的钵下

这绝不是西湖边眉目如画的清淡撑伞书生,不是在初夏时分在黑格药柜和袅袅药香中拈蝉蜕而笑的大夫,他的温柔蜜意,就在我剑下死了吧

死了,那记忆里的书生才能活

我深恨这个男人

我动用了与爱一般等量的气力去憎恨一个叫我无从下手的一筹莫展的男人

现在想想我恨的,不过是得不到这三个字罢了

得不到,所以放不下

我恨他的无动于衷,生平想要为人、为女人的一切努力在他的禅坐前化为乌有

我恨他的一意孤行,他不要我,他竟要许仙,一个我认识到其鄙薄的男人,比起我只有是人这点尚有可取之处

我恨他的冷漠无情机关算尽,他要许仙背叛素贞,他要素贞亲眼看许仙背叛自己,心如死灰镇于雷峰塔下

你不是要许仙么!——我杀给你看!一个妖孽杀了一个人

你镇我呀,镇在地底、石下、树根、亭脚,随便哪里,就囚我永生永世好了

他竟没有,伟岸地,急速地,沉默地…逃避地转身而去

我再也无处可依,囚自己在原地永生永世

素贞…素贞,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把姐姐与我分开了

她在我跟前,我在她身后,远胜过西湖千年岁月

人间无数,也胜却了吧,惨胜

曾经,许仙让我俩持剑相向,几近狰狞

法海让我俩一塔相隔,咫尺天涯

但现在没什么,没什么能把我们分开,我是这世上的另一个她,她是另一个我

西湖水没干,雷峰塔倒了

那时,素贞摇身一变,又讲我不时兴了,她倒是赶时髦的很

绞了长发烫了,换了环佩改丝袜了,高跟鞋蛇腰款款

定睛一看,那断桥边上撑黑绸伞的可不就是一个眉目清朗的美少年

她又扭腰去了,她是张小泉剪刀厂的女工

她以为,许仙真像话本里流传下来的那样,出家伴她始终

她还要找他,她还要爱人,爱世间

我的傻姐姐啊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倘若,这生死是假的呢?素贞曾经明白这个道理,但她假装自己不明白,久了也就罢了

也是,她总是一意痴情的

我说,姐姐,我们毕竟是妖精,人妖可能殊途

素贞嗔道,瞎说,建国后哪有妖精

民国有个女的叫张爱玲的,写了《红玫瑰与白玫瑰》的

那时我正守着西湖雷峰塔边年年月月的夕照,未能历经她的人生

她倒是一个明白人,只是明白又如何,就能做明白事么

情之一字,向来最是误人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

同期地,相间地,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

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

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伫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贴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

万一法海肯臣服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唉罢了罢了,今儿个端午,好端端又生出思绪万千,恁得令蛇烦躁不安

也不知今年暑假《白蛇传》播不播了

门边响起钥匙转动的声音,只见来人剑眉星目正襟敛行,发茬看上去就扎手的很

他拧着好看的眉头,直直问我,小青,哪里不舒服,你随我去医院看看吧

我抚了抚小腹,就嫣然一笑

突然想起我当初跟素贞第一遭走人间,与素贞说,你是追求爱情,我则是害怕寂寞

素贞说,二者有何分别?哪管了这许多!只看风花雪月,人间喧闹,庭园静好,岁月无惊

写在最后:人设和部分文字出自李碧华《青蛇》,与梅程两派《白蛇传》无关

强推李碧华,羚羊挂角之思维,落落清新之文字,凄艳悲凉之故事,写尽人间痴男怨女

《霸王别姬》《胭脂扣》《秦俑》等均为其作,影视改编者众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